到梦醒-花已落

应有爱

纵使长情枉然

深情不寿


黄昏

落日熔金,晚霞灿烂,太阳尽力把最后一点金色挥洒在大地上。操场上被前几天的风摇的一点叶子都不剩的树的枝干,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都有些刺眼,像是一副骨架,灵魂已逝去。
就在那太阳灼眼的光圈中,我看到时间好似静止了,仿佛,我看到我的内心深处,它被半明半暗的黄昏吞噬着,一点一点的由明转暗。
随着太阳渐渐的下沉,树的影子被拉的不能再长了,就像是这黄昏,它的孤寂已被延长到极致。
白天是寂寞的,夜晚也是寂寞的,但最寂寞的还是那黄昏--日夜明灭的交替点。
的确,黄昏,它带走了所有的温暖,只留下无尽的黑夜与彻骨的冷。
黄昏的魅力感染着我,或许已经患上抑郁,因为我读到的黄昏只是些无尽的感伤与忧愁。